繼續推薦小魚的新書《天帝傳》。()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恐怖氣息瀰漫,沿着大淵升起,一口大鼎突兀浮現,龐大無邊,一下子擠滿了霸佔整個星空的大淵。

「通天鼎!」

林凡驚吼。

這大鼎他太熟悉了,不可能忘卻。

這太突然了,誰都沒想到,葯神的究極器竟然會陡然於此地浮現,通天鼎上,有很多碎肉等掛在其上,像是橫貫了一個遼闊的戰場,於不可知的時空被人祭出來到此地。

「這才是通天鼎全盛時的威視嗎?」林凡低語。

哪怕此時他陷入最恐怖的絕境中,但都沒有蓋過此鼎給他帶來的震撼大。

大鼎飛來,神則爆涌,混沌氣流轉,讓大淵轟鳴,三千界震動。

「父親……」

陡然,那被阿修羅拋向後方的葯祖哭嚎,他向前衝來,一個縱躍就到了通天鼎下,他在哭嚎,眼中述說中想念。

「一口破鼎而已!」

那神靈陰森森,他盯着葯祖:「嘖嘖,他還有嫡系血脈留在世間?真好,今日讓他徹底絕種。」

轟。

他向葯祖出招了,咄的一聲,他張口吐出一道恐怖的神則,化作一頭恐怖的凶禽向葯祖啄食而來,竟然是要將他當作血食直接吞掉。

阿修羅雙眸立起,他不得不出手,要鎮殺這凶禽,怎麼可能讓葯神的血脈在他面前被誅?

但,有人比他更快,通天鼎中探出一隻大手,遮攏了日月,轟的一聲抓向這頭凶禽,五指併攏一撮,這頭以神則凝成的凶禽被滅掉。

「哼!」

通天鼎中有冷哼起,有人走出,他通體發光,帶着清香味,整個天地都可以嗅到那種心曠神怡的香味。

「你也就只有這點能耐了。」

這人出聲,眼神睥睨掃過:「顏濤,在戰場上還沒將你殺怕?」

最先從大淵走出的生靈,名為顏濤,很明顯,通天鼎於他不止一次的交手過。

「你的主人都喋血,一口破鼎而已,還敢在此狂言?」顏濤眼神惡毒。

「呵呵。」通天鼎輕笑。

他是通天鼎的器靈,應該稱之為究極戰靈,但並不是林凡所共處過很長一段時間的蒼老模樣,英姿勃發,在最鼎盛時。

「你別憂傷,主人甚好,在橫掃諸敵。」

通天鼎看向葯祖,帶着笑意,在安慰。

「你……」

林凡開口,帶着猶豫與質疑。

「那不是我。」通天鼎像是知曉林凡想要問什麼,直接就這麼開口。

林凡苦笑。

「但你也太亂來,這裏不是你該來之地,若非我橫闖戰場,掃平了很多時空的阻擋,今日當不可想像,萬古謀划都為空。」通天鼎帶着責怪。

「你來了又如何?今日定當將他斬死。」

顏濤狂吼。

「轟隆!」

通天鼎太霸氣,他踏鼎而行,超越了時光,一切都彷彿在倒轉,恐怖至極,這一刻,他宛若真實的葯神在生,要鎮殺大敵,神威蓋世。

但顏濤也很強,持鳳拳強攻而至,兩者大碰撞,震亂了時間長河,像是要更改紀元,流放時空;一切都在兩人的廝殺與交戰間泯滅掉,。就連大淵都停止了旋轉。

「忍你太久了,殺,殺,殺,殺,殺!」

顏濤咆哮,他雙眸陰森,那巨大的龍眸泛紅,一聲大吼,連喝五個殺字,可想他心中殺機旺盛到何種地步。

結果,他不能滅掉通天鼎,兩者應該屬於同一個層次,互相都不能奈何對方,只能在此各種大殺伐術震天動地。

「你還是沒長進,不如我這個神造生靈。」通天鼎譏誚。

這種稱呼,所謂的神造生靈等,肯定常常出自顏濤的口,否則通天鼎不會這般。

「咚!」

且此時,通天鼎一拳轟在自己的本體上,讓他截斷了時空,將大淵轟出一個大窟窿,要裹帶這顏濤進入另一片時空。

但不行,顏濤發狠,那麒麟腿衍生出兩隻恐怖的白色麒麟獸來,封堵住被通天鼎截斷的時空,要繼續留在這一世一戰。

「他今日必死。」顏濤獰笑:「讓你們徹底絕望,別以為只有你方有時空那個老雜種可以窺破古今未來,我們也有這種人物。」

「顏濤,你太無用,一口破鼎而已……」

有冷笑起,且一桿冷幽幽的長槍突兀的劈在通天鼎兵魂上,讓他跌飛,背上出現一條恐怖的傷痕,雖未流血,但秩序從其中流出,淹沒了天地。

「噬神。」通天鼎鄭重下來,那桿長槍冷幽幽,橫在大淵上,有一個血發男子走出,伸手握住長槍,點指向通天鼎:「殺了你,他的戰力應該會削減很多。」

「好吧,我的確奈何不了你二人。」

通天鼎嘆息,之後,雙眸立了起來:「但有人能殺爾等。」

本截斷時空,轟破與另一片戰場相連的通天鼎本體嗡隆震蕩,無形的漣漪撥動古今——

轟!

一隻青色的拳頭突兀的打出來,噬神怪叫,手中長槍向後捅去,結果依舊晚了一步,被這青色的拳頭轟在胸膛上,烏黑的血液狂噴。

「父親!」葯祖驚叫,他雙眸淚水決堤。

已經幾個紀元沒有見到自己的父親,沒想到今日得見。

葯神微微點頭,眼中的溫暖之色只是出現一瞬就凌厲了下來:「兩個廢材,只敢殘殺弱小嗎?」

「葯神,我無懼你。」

顏濤狂吼。

「是嗎?若非你賣身詭異,你早就死了十萬次。」

林凡竟然從葯神這具話語中,聽見深深的憤恨與無力。

當然,他更多時候是透過通天鼎在大淵上轟出的那個窟窿,凝望向後方的場景。

那像是一條古路,黑漆漆,只有昏暗的光可以得見絲毫景象,遍地是神骨,滿地都是神兵,一直蔓延向不可見處。

在路兩旁,有各種大墓都與天高,碑文簡單,但卻讓林凡驚悚,只因,那是一個個神祗的名諱,簡單的記載誕生與忌日,除此外就再無其他。

最主要是,他在這路旁的一株魂樹上,看見一個已經黯淡了的標記,宛如路標一般,那是一朵妖異的彼岸花。

這讓他的心陡然揪緊,只因,這彼岸花太熟悉了,與小諾眉間的那一朵一模一樣,雖然這魂樹上的彼岸花像是已經凋零,但他還是一眼看清了輪廓及其上的氣韻。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熱門吧更新速度最快。 許文昌不甘心,他拉住喬伊的胳膊,說:「我現在還是她的老公!」

江南曦冷聲道:「你不配了,你褻瀆了她的名字!滾開!」

許文昌就是不鬆手,江南曦招手叫來兩個保安,冷聲道:「把他給我扔出商廈!」

那兩個保安脫住許文昌,就往樓下拽。

許文昌拚命掙扎,撒潑。

孫思悅哭著上去捶打兩個保安:「你們放開我師傅,你們放開她!」

江南曦冷冷地看著孫思悅,這個女人,必定不簡單。

但是她現在也顧不上這兩個人,在服務員的幫助下,帶喬伊離開了江山尚品,回到了她的家。

喬伊就像是一個沒有了靈魂的布娃娃,攤在沙發上,大睜著眼睛,瞅著天花板。

江南曦濕了條毛巾,為她擦臉,柔聲道:「伊伊,你想哭就哭出來吧。」

喬伊卻搖搖頭,她現在一點也不想哭,也沒力氣哭。

兩個人中午都沒有吃飯,她去看了下冰箱,裡面也沒什麼可吃的。

她就去了對門夜北梟的家。

昨天夜北梟告訴了她,門上的密碼,說,隨時歡迎她上門騷擾。

夜北梟當然不在家,江南曦就去冰箱里拿了兩盒酸奶,一包切片麵包,還有草莓醬,回到了自己的家。

她把吸管插到酸奶上,說道:「喝點酸奶,緩解下心情。有體力了,咱們再繼續悲傷。」

喬伊聽話地吸著酸奶。

江南曦用把草莓醬,塗在麵包上,遞給喬伊:「空腹喝酸奶,對胃壁容易造成傷害,吃點麵包緩解一下。我告訴你啊,這酸奶和麵包,都是我剛才偷對門的。」

嗯?

她的話成功地轉移了喬伊的注意力,她眨巴著眼睛,似乎在問江南曦,對面住的是誰?

江南曦一笑:「你猜!」

喬伊眨巴著眼睛想了下,突然從沙發上坐了起來,驚呼道:「夜北梟?」她的聲線有點嘶啞,聲音很難聽。

江南曦捏捏她的臉:「真聰明!」

喬伊說話費勁,用手比劃著,指指門外,又指指江南曦,然後做了個擁抱的動作,意思是,你和他在一起了?

江南曦有些不好意思地點點頭:「嗯,昨天才在一起的。」

喬伊又咣當躺在沙發上,用手比劃了一把刀,狠狠戳在自己的心口上。意思是,江南曦故意在她心上捅刀。

江南曦笑笑說:「我本來今天想告訴你的,這不是還沒來得及說嘛。」

她討好地把喬伊喝完的酸奶杯拿過來,把麵包塞在她的手裡,說道:「所以,我允許你這兩天,任意欺壓我。」

喬伊狠狠地咬了口麵包,說:「那你就給我說說,當年你被高偉庭背叛的時候,你是什麼樣的心情?」

江南曦怔住,這丫的還真是不客氣,專門撕扯她的傷疤。

雖然上次的視頻事件之後,她從心裡和高偉庭以及夜蘭舒,徹底做了了斷,但是並不代表著,她能忘記了當年的痛。

她沉默了許久沒有說話,喬伊也知道自己過分了,伸手緊緊握住她的手,嘆了口氣。她們就是難姐難妹啊!

江南曦捏捏她的手說:「我那時候,不如你!當時高偉庭是我的全部,也是我的希望,未來和信仰。除了她,在唐城,我一無所有。我甚至沒有勇氣怪罪他一句,更沒有勇氣,像你一樣,堅強地去批判他!我乞求他留下來,不要拋棄我……」 第136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