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真的擔心她,就不是在這裡哭泣,而是跟你的男人一起,儘快把她找出來!」

林逸彎腰,態度強硬的把楚紅從地上扶了起來。

楚紅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說道:「好,人是我弄丟的,我親自幫你找回來,不過我還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

林逸盯著楚紅眉頭微微一皺,心底有種不好的預感,目光閃爍小聲問道。

「紅姐,不可!」

燕別離一看楚紅的樣子,頓時面色大變,急忙焦急的勸說到。

萌妻甜甜圈:男神,我不約 「燕子,你不用管,這件事兒我必須要做,不管是為了我自己,還是為了林家!」

楚紅態度堅定的說道:「我要紫嫣死!」

「什麼?」

雖然林逸在心裡已經隱約有些預感了,不過此時親耳聽到楚紅這麼說,他的心頭還是抑制不住的一顫啊!

「我跟你出生入死這麼多年,可曾有過二心?」

楚紅倔強的問道。

「沒有!」

「我楚紅可曾要求過你什麼?」

楚紅再度倔強的問道。

「沒有!」

「那好,紫嫣跟我之間你只能選一個,要嘛我留下,要嘛紫嫣死!」

楚紅咬著槽牙,一臉任性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那個,此事從長計議啊,我給你找來了上清仙玉蓮,你先重塑軀體,另外,我想辦法讓你進入賢人之境,這樣,不管整個仙域發生多大的事情,你都會有一定的自保之力的!」

林逸急忙把從上清仙玉蓮從自己的九龍戒指中拿了出來,他林逸從來都不是一個果斷的人,如果放在以前,兩人之間沒有感情,殺了也就殺了。

可現在卻不同了啊!紫嫣已經是他的人,而且可謂是天下皆知,現在讓他殺了紫嫣,他這心裡還真有些下不了手。

「上清仙玉蓮?你,你這是從哪裡弄來的?」

楚紅瞪大了眼睛,盯著林逸激動不急的尖叫道,現在,因為她還是怨靈之體,所以雖然能夠感受到仇家的存在,可是那種感知卻十分的微弱,可一旦她重鑄軀體卻不一樣了啊!

到時候,他完全有可以更加清楚真切的感受到仇家的存在。

這對她來說絕對是天大的喜訊啊!

見楚紅如此激動開心,林逸忍不住咧嘴笑道:「過程十分的曲折你就不用理會了,趕緊重鑄軀體,其他的材料我也都幫你準備好了,而且,保證讓你一舉進入賢人之境!」

「咕嚕!」

神醫傾城:腹黑兒子妖孽爹 楚紅一聽,激動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進入賢人之境需要多少資源她不清楚,可有一點她能夠肯定,需要的資源一定是多如牛毛!

而且,這上清仙玉蓮是何等珍貴的東西,林逸曾經也跟她說過,絕對是讓無數人都羨慕都想要得到的至寶啊!

想要得到如此珍貴的至寶,那需要付出的艱辛根本無法言喻,可林逸卻毫不猶豫的把這東西給了她,這種被捧在手心裡的感覺讓楚紅的心頭簡直比吃了蜂蜜都要開心。

「紫嫣的事兒你自己好好考慮!等我重鑄軀體了我希望有個答案!」

楚紅嬌嗔的白了林逸一眼,便拿著上清仙玉蓮走到了一旁開始重鑄軀體。

「燕子,這枚儲物戒指是我給你準備的禮物,你也在這裡修行吧!大世要來,務必儘快提升自己的修為!」

林逸看著燕別離眸光凝重的說道。 「嗯!」

燕別離輕輕的點了點頭,神色凝重而認真的說道:「你放心,我一定會很努力很努力,絕對不會拖你們的後腿的。」

「呵呵,好,那我就先上去了,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找我。」

林逸沒有繼續磨嘰下去了,轉身離開,紫嫣製造的這一系列問題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可是十分的棘手。

因為接下來隨時可能出現大戰,如果大面積的屠戮紫家的人恐怕有損士氣,可如果不處理的話,以現在紫家族的人行為恐怕同樣會影響士氣。

再者,在內心深處林逸也的確是不想殺了紫嫣。

紫嫣跟她在一起時的表現簡直完美到無可挑剔,他畢竟也是人,當然有一些自己的小私心。

當即心情沉重無比的重新出現了自己的住宅內,端坐在太師椅上,暗暗的思索對策,只是思來想去,卻也沒有一個頭緒。

紫嫣跟整個還撼天宗以及楚紅之間恐怕必須要拋棄一個了。

「主人。」

白老大行色匆匆的走了進來。

林逸聞言,收起思緒,抬頭盯著身材偉岸氣息不凡的白老大問道:「事情可都調查清楚了?」

白老大恭敬的點了點頭,然後彎腰伸出雙手遞出了一枚玉簡,輕聲說道:「有關紫燕小姐族人的一切罪證都已經記錄在案,一共有368條,每一條按照撼天宗現在的規矩都可以殺無赦。」

「什麼?368條?」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有些驚訝的尖叫了起來,這紫嫣到北邙山才多長時間?

他們的族人到這兒北邙山才多長的時間?

可現在光是死罪竟然就有368條?

這個數字的確是把林逸嚇了一跳,急忙焦急的問道:「可否還有其他的罪證?」

「其他都是一些不足以致命的,我倒是沒有來得及統計。」

白老大有些不自然地說到,這些日子,紫家的人仗著紫嫣在北邙山的地位四處橫行霸道,驕縱跋扈,便是他這位超然於世的白老大都有些憤怒了。

所以這次在收集證據的時候,白老大可謂是一點面子都沒有給紫嫣留,全部都是鐵一般的證據。

林逸一聽,這心情也瞬間跌入了谷底,似乎有些明白了楚紅的擔心,如果紫嫣家族的人一直這樣,目無王法的話早晚肯定會出大事兒。

而且他林逸在對待自己親人朋友的時候,從來都是一碗水端平,根本沒有什麼尊卑之分,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都願意跟他成為朋友的原因,可現在紫嫣帶來的這些人卻打破了這種十分美好的狀態。

這對於整個北邙山的團結來說,也是十分不利的。

一旦引起了所有人的反感,便是林逸也無法短時間重聚人心啊!

人心之可怕,他能動搖天地,也能夠決定強者的命運,也許在短時間內這種表現讓人無法察覺。

可長此以往的失望下去,一旦某一天他林逸需要這些人的時候,致命的弊端恐怕就會瞬間爆發,到時候所帶來的後患不是任何人能夠承受的。

「把紫嫣給我帶進來。」

林意咬著槽牙,憤怒的呵斥道。

「是!」

白老大恭敬轉身離開。

不多時,紫嫣便哭紅著眼睛走了進來,直接跪在了林毅的面前,哽咽道:「夫君,我實在不知道他們竟然做了這麼多為非作歹的事情,可我族人雖沒有功勞,但也有苦勞啊!這些日子您不在。他們為了撼天宗的未來,四處開疆拓土,使得撼天宗的地盤兒足足擴大了千里之遙,得到的各種修行材料法寶更是多不勝數,我可以毫不誇張的說,現在的撼天宗跟您走之前的撼天宗相比實力天差地別。」

「砰!」

林逸一掌打在了太師椅的扶手上。瞪著眼睛怒喝道:「無知婦孺,區區千里的沃土有什麼好稀奇的?你可知道你這樣會壞了我的大事兒?還有,如果我林逸需要地盤兒需要土地,你覺得這仙域之中有誰能夠擋住我?」

一連串的質問,宛如一道道驚雷一般,在紫燕的腦海中炸響,把她整個人炸得面無血色,心頭狂顫。

「是啊,以他的實力,以他的天賦,他在仙域中的地位,便是祖山,四大世家恐怕都要拱手相讓,有什麼事是他得不到的呢?」紫嫣心裡驟然回過神兒,悔恨的嘀咕道。

這段時間便是她都被這種權在手的感覺蒙蔽了心智,以至於始終在心裡覺得自己幫林逸拿下了千里沃土,這便是她的免死金牌,這便是她的功勞,卻渾然沒有想到林逸根本不在乎這些,或者說這些東西對於林逸來說,根本就是唾手可得的事情。

「夫君,紫嫣錯了,紫嫣真的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和我的族人吧,我發誓以後再也不敢了,從今天開始,我願意二十四小時貼身守在您的身邊,做您的影子,絕對不會再做任何讓您不開心的事。」

紫嫣盯著林逸惶恐不安的哀求道。

「主人,白家老二求見。」

龍傲天宛如一名老奴一般站在門口恭敬的說道,撼天宗在他的眼中可是經歷過數次滅宗的危險,可結果呢?每一次,撼天宗不但能夠平安度過,反而實力也越發的強大起來。

現在的龍傲天那真是徹徹底底的把自己當成了撼天宗的人,再無二心啊!

「讓他進來。」

林逸神色平靜的說道,可是在他那漆黑深邃迫人的雙眸之中,卻有可怕的殺機在閃爍,在沸騰。

萬里江提毀於螻蟻。

這個道理林逸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一直不曾組建自己的勢力,除了怕耽誤他的修行之外,更重要的一點便是他不想管理,所以哪怕撼天宗早就已經可以擺脫九品宗門的稱號,他也沒有改變的意思。

因為沒有必要,在仙域強者為尊他他的實力上去了,自然可以橫行無忌,否則便是聚集再多的螻蟻又有什麼用處呢?

另外一點便是他不想處理這種比較繁瑣的事情,可今天他擔心的事情還是出現了,紫嫣為首,帶著一眾族人,在這兒北邙山上橫行無忌。

更是仗著他的無上威嚴肆虐八荒,在這個特殊的時候,這樣的行為簡直會給他們帶來滅頂之災。 白老二急匆匆的走了進來,看著林林逸恭敬的說道:「主人,紫嫣小姐的一眾族人已經全部控制,不過有幾人囂張跋扈,不把您的話放在眼裡,當場反抗已經被格殺勿論了,」

話落。

白老二便恭敬的站在了一旁,他的性命都是林逸救下來的,所以對於林逸的吩咐他幾乎不會有任何的遲疑,再加上這段時間紫燕跟她的那些族人的確是讓很多人都心生不滿,他自然也不會在手下留情。

「什麼?白老二你竟然敢殺我族人?」

紫嫣一聽,頓時鳳眸一瞪,宛如母儀天下的天後一般,盯著白老二猙獰的咆哮道。

白老二聞言,緩緩扭頭,目光冷漠如刀鋒,盯著紫嫣淡淡的說道:「我白老二的性命是主人所賜予,此生只聽從主人的命令,不要說只是殺你區區族人,便是魔神降世我白老二也敢殺之!」

白老二咬著輕蔑的看了一眼紫嫣之後,便上前一步,把有關紫嫣以及一眾子弟所犯下大錯玉簡遞給了林逸。

「主人,白家老三到!」

龍傲天的聲音再度響起。

不過這次白老三卻非一人而來,在他的背後則是跟著火工頭陀以及開泰樓的朱泰,只是此時兩人的面色都蒼白到了極致,身上也都還帶著絲絲血跡,顯然遭受過十分殘酷的毒打。

林逸心中的殺機在咆哮,朱泰火工頭陀兩人雖然有點兒不著調,可卻是第一批搬到北邙山來支援林逸的人,彼此之間的情分大於天,可現在竟然被人折磨成這個樣子了,這簡直讓林逸恨欲狂。

總裁爹地悠著點 當即林逸宛如一尊殺神一般,攜帶著滔天殺機,霍然起身。

「轟!!!」

那驚駭世俗的殺機,有如颶風一般兒瞬間籠罩整個議事大廳,在這可怕的殺機之下,紫嫣跟白家兄弟個個面色大變,軀體竟然都抑制不住的顫抖,彷彿林逸便是天生降世想要殺他猶如捏死一隻螞蟻一般,輕鬆簡單。

「他的實力竟然又再度提升了?我的天吶,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妖孽可怕的存在?難道他真的是神明轉世不成?」紫嫣心頭狂顫,絕美的臉頰上也浮現了濃濃的懊惱之色,她這次真的是目光短淺了啊。

以林逸現在爆發出來的戰鬥力,他的終點怎麼可能是區區的一個仙域呢?破開仙域的禁錮,踏碎虛空,進入四海八荒,茫茫無際的星空,對於林逸來說都是有可能的吧。

「他們是怎麼回事兒?」林逸盯著紫嫣冷冷的質問道。

紫嫣一聽,頓時面色大變,急忙焦急的看著林逸解釋道:「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回事兒,在關押他們的時候,我就跟紫家的子弟們們講過,這人兩人都是您的功臣,絕對不可以對他們私自用刑。」

「你……」林逸狠狠的瞪了紫嫣一眼,起身走到了火工頭陀跟朱泰的面前,一臉慚愧的說道:「對不住,這次是我失誤了,我真的沒有想到竟然會鬧成這個樣子。」

「哈哈,沒事兒,打了一輩子鐵,還從來沒有被人當鐵打過呢,這次倒是長了見識。」

火工頭陀咧嘴,語氣有些自嘲的笑道。

「我也是啊!炒了一輩子菜,從來沒有被人當成菜炒過,不過你回來就好啦,一切總算是過去了。」

朱泰也忍不住咧嘴自嘲一笑到。

以他們兩人的情況,如果林逸再晚回來一年半載的,他們恐怕真的熬不過去,只能淪為屍體了。

「但凡是對我撼天宗,對我北邙山修士動過手的人,殺無赦,其餘眾人全部廢除修為,永遠留在北邙山掃墓。」林逸咬著槽牙,猙獰的怒吼到,殺機在這一刻再也無法掩飾。

紫嫣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腦海里泛起了隆隆巨響,連保持跪姿都無法再保持,當即癱瘓在地上,盯著林逸,苦苦的哀求道:「夫君,求求你放過我的族人吧!求求你,給他們一次機會吧,我發誓他們以後再也不敢啦。」

「以後?你還想有以後?來人把她也給我帶下去!」

林逸咬著槽牙,憤怒的咆哮道。

他自認為對紫嫣不錯,對整個紫家的族人都十分照顧。

可現在呢?

紫嫣竟然拿著雞毛當令箭,把他整個撼天宗,整個北邙山攪得烏煙瘴氣,如果不是還念著彼此之間的一份情意,他恐怕早就忍不住要動手宰了紫嫣。

「夫君,夫君……」紫嫣慌忙地哀求道,只可惜於事無補,瞬間就被人帶了下去。

林逸看著眼前的這些老兄弟,低頭慚愧的說道:「大世即將來臨,你們從現在開始什麼事情都不要做,全力提升修為,需要任何資源直接跟我說,我希望你們可以在這大世之中活下去。」

「可我們的資質實在太差呀,此時盲目的去修行,多半是浪費資源,倒不如給那些有需要的人好了。」朱泰遲疑了一下,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不錯!大家都是朋友,我可沒有那種死道友不死貧道的想法,我的修為,我的資質,我十分清楚,就算是能夠從這大世之中活下去,可我又能活多久呢?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我也不想修行我要煉器,。練出整個仙域內最厲害的法寶,最鋒利的武器,我希望可以成為你們的助力而不是累贅。」

火工托也咧嘴憨厚的傻笑了起來。

「林少,我師兄說的對,雖然你是好心,可在這個時候我們應當做的更是理智,而非浪費資源。」

練霓裳穿著一條長袍面風姿卓越的從外面走了進來,盯著林逸說道。

「資源的事情你們不用擔心,我有的是資源,一切按照我說的做就行了,另外,馬上派人通知天心他們,務必要讓他們從各自的宗門歸來。」林逸咬著槽牙,用毋庸置疑的口吻說道。

「是!我現在馬上去通知他們!」

白老大恭敬轉身離開,作為跟隨林逸最久的人,他自然也十分清楚林逸的性格,一言既出,絕對駟馬難追。 絕對不是他們能夠輕易勸說的。

「好啦,從今天開始,所有人都不準休息,晚上修行提升靈氣,白天提升戰鬥經驗,我要整個北邙山都忙碌起來。」林逸目光俾睨的暴喝道。

「是!」

眾人聞言不敢再有絲毫的遲疑,紛紛轉身離開,而林逸也背負雙手,龍行虎步,來到了魏真人的雕像前面,因為林逸的橫空出世,整個撼天宗也一掃之前的頹廢,便是這位真人的雕像,此時也變得金光閃閃宛如真神降世一般耀眼。

「您老聳在這裡有幾千年了,這次可得保佑我們一起度過難關啊,要不然您恐怕可就不能再這麼威風嘍。」

林逸玩味的壞笑道,隨後,猛的轉身,雙眸閃爍著可怕的電光,如真神臨世一般,盯著整個北邙山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年的墳墓。

站住給你錢 此時,在動用了神通之後,這些墳墓在林逸無比可怕的雙眸之下紛紛獻出原型,墳墓里的一切都盡收眼底。

可這一看,林逸的心情卻是再度沉重了一分,果然是十室九空。

「瑪德,早知道當初就把這些人都給拉出來,在活埋一遍了。」林逸咬著槽牙,有些後悔的說到。

隨後身形一晃,婉如鬼魅一般瞬間在虛空之中消失,下一個閃爍,卻已經出現在了千米之外,隨後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林逸便徹底的消失在了北邙山的視線內。

白雲城。

城主府內,此時,高球端坐在純金打造的寶座上,在他面前的兩側,則是坐著一名名氣息彪悍眼神陰鷙的強者。

這些人渾身散發著一股與事隔絕的詭異氣息,每個人都彷彿是跨越了千年時光而來一般,所有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便是強大,每個人的氣息都強大到了極致,都散發著讓無數人頭皮欲裂的可怕感覺。

十二個人坐在這裡,就像是十二尊魔神一般!

「來,諸位喝一杯,讓我們共同迎接這新紀元的到來。」

高球端起酒杯,嘴角噙著一抹殘忍而邪惡的笑容,淡淡地說道。

眾人聞言,紛紛拿起酒杯,不過,那臉頰上倒是沒有太多的尊敬之意,彷彿只是敷衍了事一般。

一杯酒下肚之後,有人盯著高俅笑了起來。

「高俅,看在當年你祖上跟我們有點淵源的份兒上我們可以幫你,不過你可一定要牢記你給我們的承諾,否則便是你高家老祖在世也難救你性命。」

「不錯,你可一定要牢記許諾我們的東西。」

「你應該很清楚,以我等的實力,不管去哪個宗門幫忙,都一定能夠得到諾大的好處!」

一名名強者紛紛盯著高俅神情嚴厲的威脅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