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白越過族群走到小玫身旁,

江庭瑞和白警官通過升降繩從城牆上下來,兩人越過草地一步一步地走向這邊,肖瀾見前方來人,站到最前方等待兩人走近,

小玫看著白宙林笑:「白叔叔」

江庭瑞在肖瀾前方兩米外停下,

肖瀾見帶頭人氣宇不凡,旁邊那位也是英姿颯爽,他笑著上前一步:「你們好,我是景市的市民肖瀾」

江庭瑞:「你好,我想請問一下那個畫卷上的字是什麼意思?」

肖瀾:「長官,就是字面的意思,我們需要景市人民的幫助」

江庭瑞:「我們?你是指……」

肖瀾:「我身後的這些猴群需要幫助,想必長官已經知道它們身上攜帶了某種致命的病毒」

江庭瑞:「你如何得知它們需要的是幫助而不是殺戮?再者,你和那個小女孩被感染了嗎?身體有沒有感覺到異常?」

肖瀾看了一下自己,拍了拍胸脯:「我們很好啊,要是被感染了現在還能站在這裡嗎?」

白警官向小玫招手:「快過來,叔叔帶你回家」

小玫看了一眼小白,牽著它的爪子慢慢走向白警官,

「等一下!別過來!」

白警官看到了小玫胸前和小白胸前的紅外線制止了小玫的前進,

肖瀾衝到小玫面前擋住了紅外線,他有些生氣:「你們什麼意思?」

猴頭感覺到了肖瀾的憤怒低吼了一聲,所有變異毛猴跟著低吼露出隨時作戰的姿態,白宙林和江庭瑞看著眼前有些憤怒的毛猴手心開始冒汗,

江庭瑞打開對講機:「狙擊手收回槍」

聲音剛落,肖瀾胸前的紅外線消失,

白警官蹲下來伸出雙臂:「過來,叔叔帶你回家」

小玫探出頭和肖瀾對視了一眼,看向白宙林:「白叔叔可以救救小白嗎?它疼」小玫看著猴子小白,白宙林站起來看著江庭瑞,

江庭瑞問:「你們真沒有被感染?」

肖瀾(表面鎮定自若):「沒有,它們沒有受到威脅是不會平白無故傷害我們的,長官,您能派醫生過來治療它們嗎?」

江庭瑞:「它們全都變異了,如果我派醫生過來,萬一它們控制不住把醫生全都感染了怎麼辦?這個後果誰來負責?你負責得起嗎?!」

肖瀾:「我懂猴語,它們會聽我的,我向你保證!」

白宙林警官:「你說什麼?猴語?」

肖瀾轉過身說了一段猴語,草地上、樹林里所有變異毛猴全部低頭伏地而坐,溫順下來

江庭瑞和白宙林看到此景驚訝不已,

肖瀾再念了一段,舉起右手放在胸前,指了指江庭瑞和白宙林,所有的變異毛猴站起來向他們致謝低頭,

看到這一幕,江庭瑞和白宙林非常震驚,

肖瀾:「請江長官相信我,救救它們吧,它們的孩子最小隻有幾個月大就被感染死亡了,我們也有家人不是嗎?」肖瀾眼中帶淚,所有變異毛猴用求助的目光看著江庭瑞和白宙林,

良久,江庭瑞拿起對講機:「市長,您看見也聽見了吧?!我相信全景市的人民也都看見了,這些變異毛猴的確需要我們的幫助,雙方交戰只會兩敗俱傷,所以我決定取消這次的殲…(滅)計劃,我相信市長也會支持我這個決定」

市長看著監控畫面左右踱步走,思索再三拿起對講機:「江長官,就聽你的,希望後面不要出什麼差錯」

江庭瑞:「是!趙副官!」

趙副官:「收到!長官」

江庭瑞:「立即向上級申請醫療團隊前來景市支援!」

趙副官:「是!」

皓青和祁雯姍驅車趕往現場被下面看守的警察攔住:「你們是誰?!趕快撤離這裡!」

祁雯姍鬆開安全帶:「你留在車裡,不要出來!」

皓青:「哎,等一…….(下)」

祁雯姍從車上下來走到警察面前,背對著皓青:「警官你好,可否借一步說話」

警察看到了祁雯姍手裡的證件愣了幾秒,移步走向一邊,

皓青在車裡拉長耳朵想聽他們在說什麼,但是除了高牆后的低吼聲什麼都沒有聽見,

幾分鐘后祁雯姍坐回車裡,警察打開開關放行,欄杆上升,

皓青:「祁哥,你給警察灌了什麼迷魂湯這麼輕易就放我們進去了?你該不會是……」

祁雯姍鎮定自若:「我跟他說裡面那個是我失蹤的未婚夫,他不認我肚子里的孩子,逃婚了,今天我一定要把他帶回去」

皓青差點兒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孩子?逃婚?虧你真想得出來!哈哈哈……厲害了」

一路上像是過關卡般,暢通無阻,皓青把車開進了平原,來到了江庭瑞他們面前,刺眼的車燈光打過來,肖瀾抬起手擋住自己的眼睛,

「哥!」

皓青下車后衝到肖瀾面前:「哥你沒事吧?!」

肖瀾:「你怎麼到這來了?她是?!」

祁雯姍戴上醫用口罩和手套從車上下來,

江庭瑞看著她的眼睛竟說不出的熟悉,

祁雯姍走到他和白宙林面前拿出自己的專屬證件:「江長官好,我是國際醫療委員會前副會長祁雯姍,申請志願加入這次的支援行動,望江長官能批准」

說完摘下口罩,微風拂來,熟悉的臉如昔日般微笑著,江庭瑞看著這張消失了將近5年的臉,一時間不敢相信,獃獃地看著祁雯姍,

祁雯姍:「江長官?」

江庭瑞回過神:「奧,可以,批准」

祁雯姍:「謝謝」說完越過江庭瑞走到肖瀾和皓青面前,

皓青非常高興:「哥,是她救了你,她叫祁雯姍」

肖瀾伸出手:「謝謝!」

祁雯姍:「不用客氣」

小玫拉了一下祁雯姍的衣角:「姐姐,你可以幫幫小白嗎?」

祁雯姍看著這個可愛的小女孩蹲了下來,她的小手牽著猴子小白的爪子,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己,他們站在一起組成了一幅頗為有愛的畫面,

祁雯姍高冷臉馬上變得柔和,笑著說:「當然可以」

江庭瑞看著祁雯姍的背影拿起對講機:「趙副官,今晚讓兄弟們在此地紮營(看著白宙林)白警官可否留下來幫忙?」

白宙林:「樂意至極!」

支援隊伍連夜搭飛機趕到景市,在草地平原上和樹林里安營,給變異毛猴進行治療,

Daniel和李亞趕到現場,關口警察無論如何都不讓他們通過,說等前方情況穩定了再說,

兩人無奈,夜裡睡在車上,早上天一亮,Daniel就起來找那個警察,

Daniel:「警察叔叔,現在總可以讓我們通過了吧?我們家小玫在裡面呆了一夜,我實在太擔心了」

警察:「你等下,我去通報一聲」

李亞這時也起來了,走出車外:「他們能答應嗎? 強制霸愛:冷情boss,請放手 我們不是醫生,應該不讓進吧」

這時白宙林走到門口,看見遠處兩人,朝那個警察點了點頭,關口打開,Daniel和李亞笑逐顏開,趕緊跑向白警官,

三人走到一個白色帳篷前,白警官撥開帳幕:「小玫,有人來看你了,你們倆看著她,別到處亂跑,被我抓到你們就給我馬上離開!」 纏綿入骨,總裁大人請留步 ,兩人點點頭,

小玫很早就醒了,此刻正無聊的很,江長官昨晚要求她不準和小白接近直到小白治癒,否則就不幫它們治療了,她害怕猴群們像上次那樣在懸崖邊自燃火化掉,只能乖乖地聽話一個人待在帳篷里,這時聽見有人來找他,開心得不得了!連忙爬起來,

「哥哥!」跑向Daniel,

Daniel一把抱住她:「哎,想死哥哥了,來讓哥哥看看,受傷了嗎?」

小玫搖搖頭:「沒有」

小玫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李亞,

李亞俯身:「還記得我嗎?」

小玫張口就來:「叔叔」

Daniel噗嗤笑出聲,李亞不開心了,佯裝生氣,Daniel給小玫使眼色,小玫立馬會意,甜甜地叫:「哥哥」

李亞馬上多雲轉晴,將小玫一把抱起,

Daniel:「真是萬幸她沒有受傷」

想到昨天電視里狼狽不堪的肖瀾,他對李亞說:「你在這等我,我出去給小玫找點吃的」

李亞小聲叫喚:「哎!剛剛白警官叫我們別亂跑你忘啦?」

Daniel:「我知道」

Daniel掀開帳篷,走了兩三步,看見肖瀾拿著麵包和牛奶走過來,兩人目光交錯的那一瞬間,沉睡的心開始復甦,看著彼此消瘦的臉,兩人眼底含淚,滿是心疼和思念,

肖瀾兩步並作一步走到Daniel面前環住他的腰將他拉向自己吻上了Daniel的唇,溫柔又炙熱….

「砰!!」一拳揍在肖瀾臉上,

Daniel痛斥了一句:「渣男!」

搶過肖瀾手裡的牛奶和麵包走回小玫的帳篷,

「渣男?」肖瀾捂住左臉吞咽了一下喉嚨,看著Daniel怒氣沖沖的背影,想起之前自己狠心趕走Daniel現在又……他戲謔地笑自己:「好像是有點…」

Daniel走進帳篷把麵包和牛奶遞給李亞,氣沖沖地躺到床上,

李亞:「你怎麼了?被白警官罵了?」見Daniel不搭理他,李亞只好作罷:「小玫,來,咱們吃早餐了」

小玫看著床上的Daniel有些擔憂,李亞笑著說:「沒事,Daniel哥哥睡一覺就好了,來,吃麵包」

肖瀾站在帳篷外聽見他們的談話,怕現在進去Daniel會更難受,只能默默走開, 第一百三十四章互相折騰

祁雯姍從恆溫恆壓箱里拿出自己早已經研究好的樣本血清注入了一隻即將進入自燃的變異毛猴體內,四個小時之後,變異毛猴的血紅瞳色退去,二十八小時過後身上的皮毛漸漸還原成原本的顏色,

看到這個變化,Kelvin興奮不已:「Amazing!!!Wedidit!!」

祁雯姍看到毛猴的變化心裡既興奮又高興,但是她還是馬上回歸平靜,因為接下來的48小時最為關鍵,如果這段時間變異毛猴沒有發生其它意外變異,那麼這次的研究治療就是成功的。

三天過後,祁雯姍將之前收藏肖瀾的原血清拿一小瓶出來交給了這次的醫療研究團隊進行再成產製造。

皓青幫祁雯姍安置好注射的變異毛猴從帳篷內出來,在門口伸懶腰的時候看見肖瀾滿懷心事坐在遠處樹下石頭上眺望著遠方,

「給!」皓青將一瓶獼猴桃果汁遞給肖瀾,

肖瀾回過神接下:「謝謝,怎麼樣了?」

皓青:「嗯,還得需要半個月,被感染的變異毛猴數量實在太多了,我們的工程浩大,任務艱巨」

肖瀾喝了一口果汁,

皓青:「哥,你這幾天怎麼了?心情不好嗎?和Daniel還沒和好?這幾天你們倆看見對方也不說話,他今天就要帶那個女孩小玫回景市中心了」

肖瀾看著遠方山巒:「我知道」

皓青:「那你還不趕緊去找他?」

肖瀾低下頭:「上次你在監控里也看見了我是怎麼對他的,一時半會,他可能不會原諒我了」

皓青回想起肖瀾那天暴怒的模樣:「額…..哥,要不你買一些禮物直接去他家找他向他道歉?我看他旁邊那個朋友對他好像不一般,感覺….嘶…不知道怎麼說,反正就是感覺怪怪的」

肖瀾聽到這裡,仰頭喝果汁的動作驟然停下,蓋上瓶蓋:「不一般?怎麼不一般了?」

皓青:「說不清,就有兩天早上我去排查帳篷時,看見他倆抱在一起睡的………嘖….可能也沒什麼吧,或許是我想多了」

肖瀾『咻』地一下站起來:「都抱在一起睡了還沒什麼?!!!」

「哎!哥你去哪兒?」

皓青在後面跑著跟上疾走的肖瀾,

李亞正在幫忙整理小玫的日常用品,Daniel在疊被子,這時候Daniel的手機鈴聲響起,

Daniel:「喂」

秦齊在電話那頭嘴角含笑:「陸洋醒了,他昨晚就醒過來了,昨天太晚了就沒打電話告訴你了」

Daniel:「真的?!太好了!他現在怎麼樣?」

一見傾心:腹黑王爺忙追妻 秦齊:「挺好的,恢復得不錯,醫生說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Daniel:「這麼快?!我馬上過來看他」

掛了電話,Daniel興奮地對李亞說:「李亞,陸洋醒過來了!我們收拾完直接去醫院!」

李亞:「好!哈哈,學弟這一覺睡得可真久!那兩個傢伙現在終於可以安心睡個好覺了」

Daniel:「那是!……收拾好了,走吧,小玫」

小玫:「回家咯!!!嘿嘿嘿!」

Daniel:「咱們回家之前先去探望哥哥的朋友好不好?就上次在醫院裡的那個,小玫還記得嗎?」

小玫乖巧地點頭:「記得」

李亞:「那我們走吧」,他起書包和Daniel牽著小玫的手走出帳篷向去景市的高牆方向走去,

「等一下!」

肖瀾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他從後面看到Daniel、李亞、小玫這宛如一家三口牽手的畫面,心裡非常不是滋味,

Daniel轉過身,看見肖瀾大步流星地走過來,

小玫看見肖瀾甜甜地叫道:「大哥哥,你是來送我們的嗎?」

肖瀾颳了一下小玫的鼻子寵溺地說:「是的,真乖」

肖瀾轉身看著Daniel:「我有話和你說」

Daniel正對著他站定,淡淡地回答:「洗耳恭聽,但是希望能快一點,我們還有事」

肖瀾看著Daniel的雙眸:「可以單獨談談嗎?」

李亞:「那我…迴避一下,你們慢慢聊,Daniel,我們在車上等你」牽著小玫轉身走,

Daniel看著肖瀾對李亞說:「站住!別走,就在這兒等我!肖總,他們不是外人,有什麼話,您就直說吧」

肖瀾:「肖總?我們什麼時候這麼生份了?」

總裁大人就這樣愛上我 Daniel的眼眶逐漸濕潤:「呵呵……(冷笑)我們什麼時候熟過嗎?奧…可能一直以來是我一廂情願地認為我們很熟。」

肖瀾向前一步:「Daniel,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Daniel:「到現在你還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我和肖總看來也沒有聊下去的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