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被阿茶嚇了一跳,有些不想做東西了。眼看著離約定的時間一點點的靠近,阿茶害怕錯過了時機,說,「葉姐姐,咱們去找珍妮和菁菁玩吧。」

「你想跟她們一起玩?」

「嗯!」

「那好,我帶你過去。」葉簡汐打起精神說。

兩人走到珍妮家的院子,珍妮媽媽正在盯著她們趴在小桌子上做作業。之前慕洛琛給了珍妮媽媽一大筆錢,她請了老師來教授兩個孩子知識。

這不,老師剛走沒多久,她就讓兩個孩子做老師布置的作業。 「慕太太,小阿茶,你們來啦。」珍妮媽媽熱情的打招呼。

葉簡汐微微的點頭,「她們在寫什麼作業?」

「簡單的英語。」珍妮媽媽說,「阿茶,你要不要一起來?」

阿茶搖了搖頭。

葉簡汐坐下,看阿茶和菁菁寫的作業,是最基礎的英語字母。因為第一次上課,兩個人握筆的姿勢都有些不對。葉簡汐糾正了她們寫字的方式,然後手把手的教她們怎麼寫英語好看一些。

等她們把作業都寫完了,阿茶開口說:「我們去那邊玩吧。」

珍妮看向自己的母親,徵詢她的意見。

「去吧,不過別把衣服弄髒了。」

「嗯!」

珍妮用力地點頭,拉著阿茶和菁菁,一起跑去鞦韆那邊玩。

「慕太太,天氣有些寒了,我去給你倒杯茶。」珍妮媽媽說道。

葉簡汐擺手,「不用麻煩了,我穿得厚,沒覺得冷。」

「那好。」

珍妮媽媽笑著說。

兩人正在聊天,門口匆匆的跑進來一名士兵,到葉簡汐跟前,停下說:「慕太太,莎草首領凱旋迴來了,她要見您和慕先生。慕先生已經過去了,現在派我來接您。」

葉簡汐臉上露出喜色,莎草凱旋而歸,那說明他們要離開敘利亞的日子也不遠了:「好,我跟你去。」說完,又回頭叮囑珍妮媽媽道,「三個孩子就拜託給你了,我去取就回。」

「慕太太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他們。」

……

葉簡汐跟著士兵出了門,坐上車,朝著莎草的宅邸走。

而就在她離開后沒多久,珍妮媽媽把院子門鎖扣上,去房間里做家務。阿茶看著空蕩蕩的院子,知道機會來了,拉住了珍妮說:「我們玩個新的遊戲吧?」

「什麼遊戲呀?」珍妮感興趣的問。

「老鷹抓小雞的遊戲。」

「怎麼玩的?」

「很簡單,我用手帕蒙住你的眼睛,你趴在樹跟前,數一百個數,等會過來抓我們。抓到了誰,就輪到誰做下一個老鷹。」

「好玩!好玩!來,我們快來玩吧!」珍妮開心的說。

阿茶把手帕繫到珍妮的眼睛上,拉著菁菁的手,低聲說:「走吧。」

菁菁邁開腿,跟著阿茶往外跑。

到了門口,阿茶墊著把門鎖打開,帶著菁菁狂奔。

阿吉的院子離得並不遠,兩人跑了大概幾分鐘,便到了他門口。

阿茶焦急的敲門。

砰砰砰!

幾聲后,門吱呀一聲打開,一名老者出現在了她們的視野中,「這位是菁菁小姐?」

「是。」菁菁回答。

阿吉拿出照片對比了下,驗證了的確是菁菁后,吹了聲口哨。沒幾秒,院子里駛出一輛軍用的卡車,阿吉抱著菁菁和阿茶,坐上了車,沉聲命令道:「走吧。」

「是。」

車子緩緩地開向城門口。

……

葉簡汐跟著士兵,坐了一段車,笑著問道:「莎草將軍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都沒有提前說一聲?我們也好夾道歡迎。」

「回來的倉促,沒有通知任何人。莎草統領,不怎麼喜歡張揚,您也是知道的。」士兵簡單的回答了幾句,並不願意多說。

史上最後一隻龍 可葉簡汐正在興頭上,沒有注意到他的不自然,繼續追問下去。又問了好幾個問題,士兵都在敷衍,葉簡汐識趣的收住了話頭,扭頭瞥向窗外,注意到車子朝城外駛去,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她回頭看了眼坐在駕駛座的士兵,說:「這好像不是去莎草住處的路吧?」

「嗯,對。因為莎草統領回來,很多人都聚集在路上,我害怕堵車,所以選擇了別的路。」

「哦,原來是這樣。」

葉簡汐笑了笑,心裡卻忍不住的打鼓。她是看著這名士兵眼熟,才相信他的話,跟著他一起去見莎草的。可這個人……怎麼感覺不對勁呢?剛才還說,是倉促回來的,沒有通知任何人,怎麼後面就變成了很多人聚集在了路上?

最重要的一點,莎草的確是不喜歡張揚,可這次打仗,是為了樹立威望,鎮壓那些私底下不服氣她的人,凱旋歸來,大肆的宣揚,不是能達到更好的效果嗎?

這完全不符合邏輯呀!

葉簡汐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但未免打草驚蛇,沒有再開口說話。

心裡暗暗地找機會,逃離這輛車。

車子繼續往前開,路過一個熱鬧的十字路口,葉簡汐說:「我剛才沒吃什麼早餐,路邊有賣包子的,我下去買兩個吧。」

「慕太太,您還是憋下去了,待會兒到了地方,自然有您吃的。」士兵沒有停下車,勸慰說了兩句。

「那好吧……」葉簡汐假裝妥協,卻猛地伸手,朝著他的眼睛插過去。

士兵沒有料到她會這麼做,方寸大亂,手裡的方向盤也掌控不穩,朝著路邊撞了過去。

葉簡汐踩下了車子。

饒是這樣,車子還是嘭的一聲,撞到了路邊的房屋上。

葉簡汐也被拋起來,腰部撞到了手控檔,一陣疼痛自腰部傳來,她咬著牙,把車門踹開,然後從車裡跳了下去。

士兵捂著火辣辣的眼睛,緊跟著她出來。

葉簡汐卻忽然朝周圍的群眾大喊:「抓住他!他是桑巴派來的姦細,想要綁架我去見桑巴!誰抓住了她,獎勵500W敘利亞幣!」

葉簡汐的肖像之前一直掛在城裡,很多人都認識她,此刻聽到她這麼說,立刻一擁而上將士兵制服。

葉簡汐看著被壓在地上的士兵,沒有任何喘息的時間,跳上車,把車子倒出來,朝著住處開。

……

十多分鐘后,返回到臨時住所,葉簡汐抓住自己的一個人,說:「阿琛呢?他現在在哪兒?」

「先生還沒回來。」

「立刻派人去找他回來。」

「是。」

葉簡汐扶著腰,正準備回房間,拿葯塗抹下傷處。可就在這時,耳畔忽然傳來珍妮媽媽的喊聲,「不好了,慕太太,我找不到阿茶和菁菁小姐了!」

葉簡汐大驚,扭過身一不小心扯疼了傷口,臉上的冷汗刷刷的往下流:「怎麼會找不到?」

「我也不知道。我拴住了院子門,讓她們三個在院子里玩耍,結果眨眼的功夫,阿茶何晶晶就不見了。對不起,慕太太,我該死!」珍妮媽媽滿是責備。 葉簡汐忽然明白,剛才那些人不是真的想綁架她走,只不過是調虎離山,他們真正想要的是菁菁!心裡急的像是在炭火上炙烤一般,葉簡汐卻沒有責怪珍妮媽媽,沉聲說:「珍妮沒聽到什麼動靜嗎?」

「珍妮說,是阿茶提出玩遊戲,後來她摘下紗布,兩個人就不見了。」

「你確定當時門是反鎖的,是阿茶提出玩遊戲的要求?」

「是,我確定!」

葉簡汐猜想到了一個可能,心不斷地往下墜。難怪阿茶突然回來,明明之前那麼恨她,怎麼可能那麼快轉變態度呢?自己真是傻,那麼明顯的錯誤,竟然被喜悅沖昏了頭腦,沒有察覺出來。現在弄丟了菁菁,自己有大半的責任!

「慕太太。」珍妮媽媽小聲的喚了她。

葉簡汐搖了搖頭:「好,你先回去吧。接下來的事情,我會處理的。」

「是,慕太太。」

珍妮媽媽點頭。

葉簡汐深深地吸了幾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現在事情很明顯,是阿茶和人裡應外合,把菁菁帶走。阿茶恨她,同樣地也恨桑巴,因為是他們害死了可善奶奶。所以,跟阿茶合作的人,絕不是桑巴。而其他人,想要綁架人來威脅洛琛,肯定是綁架她,而不是菁菁。那幕後黑手只剩下了一個人——言邑!

是他收買了阿茶,讓人帶走菁菁。

葉簡汐緊緊地握住了手,心口一陣陣的悶疼。

言邑,又是言邑……

她念在舊情,不想和他魚死網破,可他一次又一次的逼迫她,走到絕境。

自己若是再心慈手軟,那就是傻子了。

葉簡汐橫了心,眼裡流出一股狠絕,命令道:「留下兩個人守在院子里,等洛琛回來了,把發生的事情告訴他。其他人跟我走,立馬去追言邑。」

「是,慕太太。」

眾人開出車子,裝備上槍,和葉簡汐一起出發。

葉簡汐望著前面,心裡不停地謀算。經過上次蘭卡市之戰,言邑喪失了桑巴的信任,倉皇逃脫之下,他手裡的人手根本不多。現在他的人剛把菁菁擄走,肯定沒走多遠。自己抓緊時間追上去,說不定能把菁菁救出來。

如果碰到了言邑一行人,她不會再留任何餘地。

不是他死,就是她亡。

……

車隊行駛到城門口,守城的士兵,聽說他們要追擊挾持菁菁的人,臨時緊急抽調出一支小分隊,幫助他們。

葉簡汐感激再三,帶著人出了城。

因為不確定朝著哪個方向跑了,到了路上,葉簡汐讓人兵分三路追蹤。她和其中一隊,朝著左邊的路追了過去。

大概向前繼續走了一個半小時,負責探路的人彙報,發現了一輛行蹤可疑的卡車。

葉簡汐說:「追,只要有可能是菁菁,不惜任何代價,都要把她搶回來。」

眾人聽命,加快了速度。

很快,與卡車之間的距離被拉近,葉簡汐認出來坐在駕駛座的人,是之前把阿茶送到城裡的那位,朝著他大聲喊:「你要把菁菁和阿茶帶到哪兒去?」

話音落,Biu~的一聲槍響響起,伴隨著一道火花,葉簡汐所在的車子,出現了彈痕。

葉簡汐認定了菁菁和阿茶在車上,立刻吩咐手底下的人,邊和卡車戰鬥,邊把他逼停。

一行四輛車,漸漸地形成了包圍圈。

卡車司機皺了眉頭,踩足了油門,朝前面的車撞過去。

嘭!

車子轟的響了一聲,前面的車搖晃了下,又穩定的繼續行駛。

卡車司機面露惱怒,再次撞了上去。又是一聲巨響,汽車朝著路邊的曠野沖了過去,然後熄火了。卡車司機趁機,一腳踩在油門上,猛地提高速度,迅速的向前行駛。

葉簡汐看到這一幕,催促道:「追上他,不能讓他跑了!」

如果這次菁菁再落在言邑的手裡,只怕她跟洛琛,這輩子休想再見到自己的女兒!

她不能讓菁菁落在那個喪心病狂的人手裡!

三輛車繼續和卡車展開拉鋸戰,而另一邊,言邑得到了消息,知曉城裡有人追上來,嘴角扯出一抹陰笑。

既然他們那麼想送死,那他就成全他們好了。

「傾巢出動,把追擊的人員,趕盡殺絕!」言邑通過對講機,下達了命令。

十幾輛越野車瞬間出發,在泥濘的路上掀起塵土。

……

風漠城裡——

慕洛琛匆匆的趕回住所,得知葉簡汐帶人去追菁菁和阿茶了,胸中氣血翻湧。肯定是言邑那個狗崽子搞的鬼,一次又一次的針對他,真以為他無法對付他嗎?

這一次,他要言邑有去無回!

慕洛琛緊繃著臉,聲音冰冷道:「阿伊拉,把莎草留給我的士兵,全都調集出來。」

阿伊拉眼裡流露出驚訝。

慕洛琛和莎草有過交易,她是知道的。當初慕洛琛答應了蘇鐵將軍,要把莎草扶上統領的位置,後來,他和莎草將軍提議,以豐富的槍葯等物資,來換取一支訓練有素的隊伍。不需要太多人,只要五百個,供他隨時調動。

當時,阿伊拉還以為他要這麼多人,是為了保護自身的安全呢。

可事後,慕洛琛卻並沒有動用這些人,而是一直留著。

但現在她知道了,他是為了對付言邑。

這不是大材小用嗎?

言邑本身不是很厲害的存在,之前能鬧出那麼大的動靜,是因為有桑巴在背後為他撐腰。現在言邑已經成了喪權之犬,別說用五百個精英士兵對付他,就是五十個,都能隨時把他捏死。

阿伊拉心裡默默地腹誹,明面上卻沒說什麼,立刻按照慕洛琛說的做。

不到短短十分鐘,所有的人集合完畢,立刻出發往城外。

……

葉簡汐等人,緊追卡車不舍。或許是看出來再這麼下去,無路可逃。卡車竟然掉頭,直接朝荒野里行駛。只是沒跑多遠,一聲槍鳴響起,卡車的右側的車胎爆開,車子瞬間失去了控制,撞在了一棵大樹上。

葉簡汐見車子停下了,打開車門,握緊了手槍,走向卡車。

其他人則在周圍,保護她。

卡車裡始終沒什麼動靜。

直到他們走到車跟前,其中一人準備打開車門時,一發子彈忽然打了出來,走在最前面的人慘叫了聲,捂住了自己的胳膊。

葉簡汐心頭一緊,屏住呼吸對車裡說:「阿茶,我知道你恨我。你想找我報仇,那就直接對我來。別對菁菁下手,她是無辜的。如果你奶奶還在,肯定不想看到你這樣。阿茶,你出來,我們好好的談談……」

「有什麼好談的?我跟你沒有任何話說!」稚嫩的嗓音充滿了恨意,不是阿茶,還能有誰? 雖然早就知道了是阿茶做的這件事,但真的聽到她說出這種話,葉簡汐的心還是狠狠地被扯疼了下:「難道你不想知道你奶奶的遺體在哪兒嗎?阿茶……我拜託別人,把你奶奶的遺體找了回來,為她建了墳墓,如果你想去祭拜奶奶,那就帶著菁菁出來。」

車廂內一片死寂,葉簡汐一點點的攥緊了手。

時間彷彿都在這緊張的氛圍下,流動的緩慢了一些,一分一秒都格外的漫長,煎熬著人心。而就在其他的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時,車廂里忽然響起了一聲槍鳴。

嘩啦——!

玻璃碎裂,阿茶小小的身體軟綿綿的倒在了外面。

葉簡汐注意到她肩上的傷口,驚得立刻跑上前:「阿茶!」

「都別過來!否則,我下一個殺得就是慕菁菁!」粗曠的男音響起,葉簡汐注意到,車裡的一個男人,挾持著昏迷不醒的菁菁,費力的喘息著,他的左腿被卡在方向盤下面,應該是沒辦法動彈了。

「後退!」男人再次大喊。

葉簡汐立刻舉起雙手,表示自己沒有任何能力傷害他:「只要你放了我女兒,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言邑給了你什麼?錢,軍火,或者別的……我可以給你十倍百倍千倍,只要你放了菁菁!」

葉簡汐不停地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