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諸葛泓的叫聲,那章惜月在距離諸葛泓不到一丈的地方「噼啪」一聲就摔倒在地,她摔倒在地還不算,還因為身上的痒痒粉是的她像一條蟲子一般在地上扭動着。

她雖然不是正一品妃子,但是也是正二品的嬪妃,什麼時候有過這樣經歷?

還在這麼多宮人屬下面前在地上扭動,扭動都止不了癢之後,她雙手胡亂的在身上抓着,那模樣有多難看就多難看。

而章惜月有多難堪就多難堪。

尤其還是在南宮擎和雲拂曉的面前,這讓她羞憤又怨恨,恨不得把諸葛泓碎屍萬段,她那發紅的眼眸彷彿淬了毒般,看着甚為磣人。

那扭曲猙獰的模樣,看的人心裏發怵,近距離感受到她怨氣的諸葛泓卻視若無睹,一點也不在意,依然氣定神閑的雙手抱胸,居高臨下彷彿看螻蟻一般看着章惜月。

諸葛泓摸了摸下巴,像是自言自語,又像估計說給章惜月聽一般:「看來我還要改進改進才行,還不夠癢。」

「啊?還不夠?不是吧?」雲拂曉一時沒忍住低呼出來,一臉的驚詫,他還想怎麼才算夠癢?

章惜月都快把自己的皮膚都抓爛了,可見這痒痒粉是多麼厲害,他竟然還嫌棄不夠癢?

「當然不夠,娘娘,您看她都還有力氣瞪我,都還能分心,可見這個癢的程度還是不夠的。真的癢起來,應該是什麼也不記得才對。看來找時間再改良一下。」諸葛泓回答的很理直氣壯。

雲拂曉聽了滿臉黑線,她為那些有機會嘗試諸葛泓新配置出來的痒痒粉的人默哀。

諸葛泓的聲音不高不低,一點掩飾的意思都沒有,不過半丈遠的章惜月怎麼可能沒有聽到呢。

當下氣的差點連牙齒也咬碎了,不過她再也沒有瞪諸葛泓。

諸葛泓對着雲拂曉故意做了一個擠眉弄眼的表情,像是嘚瑟,又像在邀功。

雲拂曉頓時樂了,抿嘴無聲的笑了笑。

諸葛泓這邊把章惜月搞定,剩下的那些人在龍魂衛和暗衛的截殺下,很快就潰不成軍,被龍魂衛他們或殺或抓的,全部拿下。

「皇上,這是不是太輕鬆了?」一直跟着南宮擎的龍一在龍魂衛和暗衛處理那些人的時候,小聲的和南宮擎說起他心裏的疑惑。

雖然他們布了局引章惜月中計,但是當章惜月真的中計時,他們反而不相信了。

能在宮裏潛伏這麼多年都沒有引起他人的注意,可見這個章惜月的城府是何等深沉。

怎麼可能一下子就把這麼多人召集過來送死?

這讓龍一覺得很奇怪,因為龍一正好是和章惜月交過手的龍魂衛之一,所以他很不相信。

「朕也覺得有古怪。」南宮點點頭,「這些人是真的來送死的,而不是真的來殺朕的皇后的。」

南宮擎不知怎麼的在心裏突然冒出幾個字,「以死遁逸。」

這為的就是蒙蔽他們,讓他們放鬆警惕。

他們難道還有什麼大動作?

南宮擎的眉峰慢慢地蹙了起來。

龍一知道南宮擎這是在思考,他沒有說話,小心的警惕的站在南宮擎的身邊,為他警戒。

倒地的章惜月很快就被龍魂衛抓了起來,帶走。

剩下的龍魂衛和暗衛,還有從府里其他地方趕來的人,一個個都加入處理後事的隊伍當中。

雲拂曉身邊的暗樁有幾個中了銀針,諸葛泓正在為他們醫治,有諸葛泓出手,這些暗樁就沒有性命之憂了。

雲拂曉看了心裏稍微得到安慰,她抬頭望向南宮擎,感到南宮擎的心情不是那麼愉快,她想了想就往南宮擎的方向走了過去。

蘇葉看了連忙跟了上去,不過當她看到雲拂曉是走到南宮擎的跟前時,她偷偷的笑了笑,看來娘娘是想找皇上安慰安慰了。

南宮擎在雲拂曉走近他的時候,他就回過神來,轉眸看向雲拂曉。

他那黑亮深邃的眸子彷彿含着柔情,那麼的溫柔,他微微張開雙手。

雲拂曉疾奔幾步,一頭撲進南宮擎的懷裏。

南宮擎雙手一環就把雲拂曉環抱在自己懷裏,他溫柔關切的問道:「怕嗎?」

「不怕。」雲拂曉搖搖頭,在知道南宮擎要她做誘餌,把章惜月誘惑出來的時候,她就不怕。

她之前有的只是傷心和失望,不過在看到是諸葛泓來保護她時,她又稍微寬心,和覺得冤枉南宮擎了。

如果南宮擎的心裏沒有她,會讓諸葛泓來保護她嗎?

因為一個諸葛泓頂的上幾十個龍魂衛了。

與其派龍魂衛,會讓章惜月心生疑惑,還不是派諸葛泓一個。

也因為還有暗樁這些人,所以章惜月才相信。

如果雲拂曉的身邊沒有一個懂武功的人,章惜月才不會中計。

堂堂一名皇後娘娘的身邊沒有高手保護,這話說出去誰信?

所以才會讓諸葛泓帶着暗樁一起行動了。

不過章惜月估計以為雲拂曉的身邊的是那些暗衛,或者是南宮擎的親兵,而沒有想到是諸葛泓。

否則她估計也不會這麼衝動行事了。

不過這些南宮擎和龍一卻不相信,不相信這些烏合之眾是章惜月最後的屬下。

在把眾人都關押看管起來后,南宮擎和龍一吩咐了幾句,和雲拂曉說了一會子話,安撫一番后,南宮擎就帶着人離開。

另外有士兵工匠過來雲府整理修築,而雲拂曉的院子沒有受到波及還是好好的,所以雲拂曉也就不搬了。

雲拂曉向諸葛泓打聽了一下,才得知雲府為什麼還沒有人通知雲夫人和雲大人,是因為有人另外保護,告訴他們,皇後娘娘沒事,他們才沒有往這邊來。

在知道殺手都處理好了,雲夫人就帶着丫鬟婆子往雲拂曉的院子疾步走來。

「皇後娘娘,雲夫人來了。」

「快請。」雲拂曉一邊吩咐,一邊走了出去,迎接自己的母親。

雲夫人由艾葉迎了進來,雲夫人一看到雲拂曉就着急的上下打量雲拂曉,急聲問道:「娘娘,可有事?身體還好?沒受傷吧?……」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635章有古怪)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吃完飯後,陳越跟着小耀三人來到了孤兒院旁邊的空地上堆雪人。

「咱們就這麼跑路嗎?」周濤小聲問道。

陳越嗯了一聲,回頭看向在地上滾著雪球的小耀,從雪地中站起來,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我想去尿尿。」

經過這兩天的時間,他已經完全能夠適應這個身體,用滿足這個年齡的語氣來和副本里的其他人說話了。

小耀環顧四周,指著一棵大樹的方向,說道:「那裏,要哥哥陪你去嗎?」

陳越的臉被凍的通紅,他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可以一個人去。

小耀拍了拍手上的雪,把滾到一半的雪球交給二木和小新,說道:「那你去吧,我在這邊等你,有什麼事喊我一聲就行了。」

「好的。」陳越點了點頭,轉身有些艱難的穿過厚厚的雪地,來到了那棵大樹後面。

周濤跟了過來,扒在樹榦上露出半張臉看着陳越,問道:「可以先把我收進精靈球里嗎?」

陳越把路卡利歐和快龍從精靈球中放了出來,而後又將周濤給收進了精靈球里。

他翻身坐到快龍的胳膊上,回頭對路卡利歐說道:「幫我照看一下他們。」

路卡利歐點了點頭,它抬頭注視着快龍,直到快龍的身影消失在茫茫風雪中才收回視線,轉而看向那邊在堆雪人的三個孩子。

……

雪下的更大了。

切鋒市是一座終年都在下雪的城市,它的地理位置處在神奧地區最北端。

因為位於橫跨整個地區的天冠山腳下,切鋒市的道路、建築以及樹木,常年覆蓋着一層厚厚的白雪。

快龍的飛行速度極快,按照地圖面板的指示,陳越很快就來到了那處浮現著黃色感嘆號標誌的地點。

周濤從精靈球中跑了出來,他抬頭仰望着這座高聳入雲的巨大山脈,問道:「這裏就是天冠山了嗎?」

陳越點了點頭,目光看向矗立在風雪中的那間簡陋木屋,提醒道:

「你現在的等級只有一級,回頭自己小心點,要是打起來我可能會顧不上你。」

「我明白!」說到正事,周濤臉上也終於多了一分正經:「到時候我就回精靈球里,絕對不拖你後腿!」

陳越:……

他將快龍收回精靈球中,一人一狗頂着刺骨的寒風朝着木屋的方向移動了過去。

木屋前站着一道蒼老佝僂的身影,他渾濁的眼睛掃過面前的一人一狗,出聲道:「人終於來齊了,進來吧!」

陳越和周濤對視了一眼,跟着這個叫做木屋老人的npc走進了這間小木屋。

木屋的中間燒着一個火爐,爐子上吊著一口裝滿水的鐵壺,裏面的水已經燒開了,此時正不斷往外冒着咕嚕咕嚕的白色水蒸氣。

陳越和周濤一進來,屋子裏的另外四個提前過來的玩家紛紛轉頭,將目光集中在了他們身上。

一個穿着大棉襖,挺著大肚子的孕婦;一隻性感的迷唇姐;一個滿臉病態、瘦弱不堪的年輕男人以及一個滿臉皺眉,頭髮花白,拄著拐杖的老頭。

陳越:……

好傢夥,這一下把老弱病殘孕幼全給集齊了。

npc木屋老人把火爐上的鐵壺給拎了下來,把被凍的僵硬的雙手放在火焰上烤了起來。

他一邊烤火一邊緩緩開口道:「自從那個傢伙來到天冠山後,切鋒市已經連續半個月沒有見過太陽了。」

「進城的道路也被大雪堵住,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整座切鋒市恐怕都會被掩埋在暴雪中,要是,要是有人能把它趕跑的話,我願意把這件寶物贈送給他。」

說着,木屋老人從衣服口袋中拿出了一瓶淡藍色的藥劑。

屋子裏的眾人立馬齊刷刷的看向那瓶速度增強劑。

安靜的氣氛在空氣中流動。

良久,那隻膀大腰圓的迷唇姐開口說話了,聲音聽起來像是一個糙漢子:「那個傢伙是哪個傢伙?」

木屋老人看了他一眼,聳了聳肩:「不知道,我也是從那群登山者的口中聽說到那個傢伙的消息的。」

「據說它長著一對尖銳的利爪,能從嘴裏吐出凍結萬物的寒風,每一次扇動翅膀,都會召喚出非常可怕的冰礫。」

周濤在腦海中想像了一下,道:「這說的是急凍鳥?」

木屋老人聽到這話看了他一眼:「誰知道呢?反正沒人見過它的真面目。」

「也許這些描述都是假的,是那群登山者自己臆想出來的,不過……你們很快就會知道了,好了,孩子們,你們該出發了!」

眾人聞言起身離開,前腳剛踏出木屋,後腳木屋老人的聲音就從裏面傳了出來:

「哦對了!忘了提醒你們,獎勵只有一件,只有趕走了那個傢伙的訓練家才有資格得到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