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走上前去。

楚雨晴擡頭,“剛纔我和王先生彈鋼琴的視頻。”

安然眉頭一皺,“這有什麼好看的。”

程筱筱切了一聲,“你懂什麼。”

安然有些窩火,“讓我也看看。”

說着話,從楚雨晴手中接過去了手機。

看到一半,安然忽然哎呀一聲,滿臉的不好意思。

“雨晴,對不起,我手滑,不小心把視頻刪除了。”

楚雨晴一把奪來手機,果然,視頻刪除了。

那一刻,楚雨晴就像是小女孩失去了心愛的洋娃娃一樣,盯着安然的眼神之中涌出了許多恨意。

程筱筱也是滿臉不爽,“你的手到底是有多滑才能把視頻刪了?

雨晴別生氣,我再給你發過去。”

安然聽的咬牙切齒,擡起頭看到了另外一邊,站在窗前打電話的王浩。頓了頓走了過去。

看到王浩打電話避着人,安然心緒漂浮不定,偷偷掏出手機偷偷錄視頻。

王浩正在給王敢打電話,王敢那邊正在火車站,火車鳴笛聲很吵,王浩聽的不是很清楚。

“二哥!

那孫子的照片我給你發過去了!這孫子功力非凡,之前和我打了個五五開。

你打他應該沒問題,但是老四打他會很吃力,大哥直接打不過,所以還得靠你了。

你時時刻刻看着大哥和老四,別讓那孫子得逞了。”

王浩點點頭,“沒問題,我會看着的。”

“對了二哥,這孫子腦袋可價值不少錢。

兩道都放出去了價格。

江湖上有人出價一百萬買他的人頭,五百萬買他的活人。

白道上也懸賞二十萬。”

“這人還算值點錢啊,活人五百萬,人頭一百萬,又是一筆錢啊。”

王浩已經動了心思,最近缺錢的厲害。

“二哥,你多上點心,這孫子攻擊性特別強,你一定要當點心。別讓大哥和老四受傷。”

“有我在,不會的,他要是敢碰大哥和老四一根汗毛,我殺了他,還能順手掙一百萬不是。”

錄視頻的安然聽到這話,吞了口口水,但是臉上的神情卻是興奮至極,他抓到了王浩的小辮子。

“好了二哥,我這邊還有事。先掛了。”

“好。”

“對了,神將使還沒有去找你嗎?”

“沒。”

“不對啊,按理說應該已經去找你了啊,怎麼還沒去。”

王敢嘀嘀咕咕道,“先不說了二哥,我先掛了。”

掛了電話。

王浩低頭看着手機,把王敢發過來的照片看了一眼。

張月笙,江湖人稱嗜血明王,原來是個武僧,後來因爲各種原因殺了人,之後就一發不可收拾。嗜殺成性。

看照片是個絡腮鬍大漢,太陽穴高高凸起,一看就是外家拳高手,銅鈴大眼,光看照片都能夠感受到森森殺氣。

王浩又把官方通緝令看了一眼。

提供線索五萬,抓到人二十萬。

能讓官方開這個價格,已經足夠說明這人的危險係數了。

至於江湖上的開價和官方的不一樣,江湖上有人開價完全是個人因素。


王浩放下手機,一轉頭看向了不遠處。

安然拿着手機和楚雨晴程筱筱站在一起。

“雨晴,筱筱,我給你們看個視頻!”

安然把剛纔偷拍的視頻播放了出來。

“雨晴,筱筱,你們聽出來了什麼嗎?”安然指着手機道。

楚雨晴眉頭緊皺。

程筱筱拿來手機重新看了一遍。

王浩笑嘻嘻的走了過來。

“都幹嘛呢?”

安然立馬回頭,指着王浩,“你個殺人犯!你別過來!” 王浩一臉懵逼。

“我殺誰了?”

安然一副陰謀得逞的樣子,“你剛纔在那邊打電話說你要殺人的時候我都聽到了,我還用視頻錄了下來。”

王浩聽到這話的時候明顯是愣了一下,隨後咧嘴一笑,不以爲意道。

“然後呢?”

安然指着王浩,“我有證據在手,我隨時可以去報案,到時候讓警察抓了你,直接給你槍斃了。”

王浩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可以,你現在就去報案,我在這兒等着讓警察來抓我。”

安然看到王浩無所懼怕的樣子當時就上火了。

“你真當我不敢嗎?”

安然一把從程筱筱手中奪回手機,就要打電話報警的時候,發現剛纔錄的視屏不見了。

“視屏呢?”安然指着屏幕怒聲道。

程筱筱道,“手滑,不小心給刪了。”

安然聽到這話後目眥欲裂,擡手就要打。

程筱筱根本不怕,甚至還往前一步。


王浩在一旁道,“你要是敢動她一根汗毛,我要你的命,不信你可以試試。”

安然餘光掃了眼王浩。

他知道王浩的戰鬥力,更知道王浩的膽量和魄力。不敢和王浩針鋒相對。

安然終究還是收回了手。

嘴裏面嘀咕了一聲髒話。

楚雨晴開口道,“我相信這肯定是一場誤會,王先生怎麼可能是殺人犯,大家都認識,而且王先生幾乎每天都和我們在一起,他就算是想要動手,也沒有時間。”

“雨晴,你是不是傻,你又不是二十四小時一直在他身邊,你沒看到的時候你能知道他在做什麼嗎?

我早就說過了,要和這種人拉開距離,和這種人交朋友就是刀尖上跳舞,不是什麼好事情。”

楚雨晴皺着眉頭,“安然,請你說話的時候尊重一下王先生。”

“怎麼尊重?雨晴,爲什麼你現在還向着他說話,他是個殺人犯。

我!我對你什麼樣子你還不清楚嗎?我當初在商業大會上拼了命的救你,手臂還受了傷,現在又辛辛苦苦給你爸爸準備生日驚喜。

我對你的喜歡你還感受不到嗎?爲什麼你不願意相信一個命和你連在一起的人,而去相信一個滿嘴跑火車的人呢?

就因爲他會彈鋼琴?還是因爲你喜歡有暴力基因的人?”

楚雨晴一時間啞口無言,神情有些慌亂。

“安然,你在說什麼?我們是朋友,王先生也是我們的朋友不是嗎?朋友之間有什麼事情不能心平氣和的說嗎?”

安然瞬間暴怒,“我沒有殺人犯朋友,他不配當我朋友!”

程筱筱怒火騰地上來了。

“什麼叫王浩不配?不配的是你好嗎?你也不看看你是個什麼德行。

一個大男人心胸狹隘的和針孔一樣,看起來人模狗樣的,但是一點兒都沒有男人的氣概,雨晴瞎了眼纔會看上你。

你哪一點能夠比得上王浩?你還想動手打我?來啊,你打我試試!”


安然揚起手就要打,程筱筱一點都不怕。

猶豫幾次,安然心中怒火萬丈,都想要動手,但是目光一轉,看到了王浩那雙平靜之中又寒光萬丈的眸子。

安然最終還是收回了手。沒有敢動手。

手頭便宜佔不上,安然自然不能放過口頭便宜。

“程筱筱,你該不會是真的以爲和王浩是情侶吧?人家就這麼個土鱉人家都看不上你!我實話跟你說吧,王浩跟不止一個女人有關係,而且關係親密,我親眼都看到過,他在夜總會摟着女人卿卿我我。


你喜歡這種人渣?你的眼光也不怎麼樣嘛。”

程筱筱回頭瞪了眼王浩,王浩根本就是左耳進右耳出,把安然說話當成了放屁。

“我喜歡誰用不上你來說!”

程筱筱怒聲道。

“男舔狗我見多了,女的舔狗我還是第一次見。”

程筱筱皺眉,雙拳緊握。

楚雨晴美眸一轉,“夠了!你……”